谢齐人家面对文化的超级市场,格罗伊斯却说所有档案正在分崩离析-泼先生PULSASIR

2020-11-21 / 全部文章 / 67 次围观

面对文化的超级市场,格罗伊斯却说所有档案正在分崩离析-泼先生PULSASIR

6月16日(周六)下午两点,学者潘律将在位于上海瑞平路230号B2-003的補時·点播影院进行题为“消失的档案库:记忆碎片、物质与图像”的讲座,届时会有潘律翻译的格罗伊斯《论新》一书的发布会,敬请关注!《论新》一书写于25年前,值“拜德雅”出版该书中文版之际,格罗伊斯亲自撰文回应25年的变化,以下内容即来自他写给中文读者的文章。发布已获拜德雅授权。拜德雅:思的虔诚——朝向新型人文思想的图书品牌,专注经典与前沿书籍的出版、阅读与分享。
格罗伊斯(Boris Groys)
致中国读者
非常高兴我的这部作品如今能够和中国读者见面。当我写这本书的时候,后现代主义那种否认还有出现新事物的可能的话语正大行其道。当然,人们所说的不再可能有创新这件事,只是在哲学和艺术的领域发生。在科技领域,人们总认为创新仍有空间。然而,我们是否真的能说科技也是新的产物?也不一定。首先,和科技相关的并不是创新,而是改进。人们很容易发现冰箱或者汽车在技术上获得了改进,看它们功能的变化即可。但是艺术的情况就不同了。一件由杜尚创造的现成品不能马上被看成艺术。因此,我们必须创造一个真正的新,而不只是改进。真正的创新意味着艺术本身通过某件特别的艺术品获得了新的定义。这样的重新定义是无法在技术框架内实现的,因为技术总是被一系列的实际需求和利益所限定着。
然而,当我们讨论技术上的新的时候,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让我们必须保持谨慎,那就是新的科技产品总是会取代旧的产品这件事。一辆新款轿车淘汰旧款的,一台新的冰箱取代老式的,一台新的iPhone取代过时iPhone。这就意味着,在我们今天的消费文化的语境下,新旧对比已经变得不可能了。这种文化将自己表现为一个巨大的超级市场,在这里,旧的产品被新的替代,并被永远地扔在一边。因此,这个超级市场就像一个巨大的遗忘机器那样运作着,它不断地抹去过去,让具有历史深度的思想变得不可能。这种消费主义的文明产生出一个永恒的当下。当我们步入这个超级市场的时候,我们觉得自己在那里看到的东西永远已经是最新的了,而它们也会一直保持在当下的状态。这就是科技和消费与艺术和哲学之间最根本的差异。文化存在于档案库中——它们被保存在诸如图书馆、博物馆和电影资料馆中。这些档案库并不消除过去,相反,它们创造出一个能够把过去和当下,并且有可能也可以和未来,进行对比的空间。艺术家或者知识分子就是游走在当下的日常现实和档案库之间的那个中间人。如此一来,所谓新也只能是在文化档案库的语境下来定义,而永远不会在“生命本身”中。
从这本书出版到现在已经过去25年了。在这段时间里发生什么变化了吗?仔细一想,也并不太多。不一样的也许仅仅是:今天的博物馆、图书馆和档案库都在经历着分崩离析——全世界所有的国家都缺乏维系它们的资源。而同时,互联网却成了最大的档案库。但问题是大多数互联网的所有者是私人企业,所以我们并不能够保证它能成为一个对公众负责的储存历史记忆的场所。所以,从本书问世到现在,书中所讨论的话题能够展开的空间其实已经大大缩小了。但是这个空间毕竟还在,而书中的讨论也并没有完全消失在当今的传播之中。恩斯特·荣格曾写到,当你要开始一段漫长的旅程之前,最好是先将多余的行李卸下。如果我们的社会终将把所有历史记忆的包袱都卸下,那这本书也将变得不再有用。然而,我认为本书还没有到过时的时候,而我也非常乐意将它推荐给当代的中国读者。
鲍里斯·格罗伊斯
2017年3月

《论新》
副标题:文化档案库与世俗世界之间的价值交换
作者: [德]鲍里斯·格罗伊斯(Boris Groys)
译者:潘律
出版社:拜德雅|重庆大学出版社
本书探讨了当代文化发展中一个极为关键的议题:创新。不论是理论家丶作家还是艺术家都不断被要求去创造新的东西。但是“新”这个概念本身已经彻底发生了变化。“新”的定义只能以它和现存的和旧有东西之间在某个文化中的关系来确定吴必胜。一件艺术作品的价值是由它和其他艺术作品之间的关系,而不是以它和文化以外的现实之间的关系所决定的。这就意味着在文化中,创新其实是一种重估价值的过程,从本质上说,创新是一种经济层面上的运作过程。而每个希望参与到社会生活中去的人都在参与这种价值交换。
对格罗伊斯来说,创新是一种对文化的否定式适应。艺术品和文化传统之间的关系及其在多大程度上可以否定性来适应传统成为了评价艺术作品的主要标准。因此,世俗和日常的领域如今可以进入文化档案库。一个最好的例子就是杜尚的现成品。本书通过对新与旧丶日常和文化之间辩证关系的探讨,展现了艺术和理论是如何获得文化价值的过程。

“消失的档案库”主题讲座暨新书发布会
消逝的档案库:记忆碎片、物质与图像
文献/档案(archive)正成为越来越多的艺术家丶策展人丶艺术史研究者丶艺术档案管理者以及社会实践者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文献/档案有着创造性述说的潜能, 而不同的人通过创作丶策展丶艺术史写作等去言说和解读档案的背后往往隐含着重塑历史主体的欲望。 在本讲座中,讲者将首先从文化研究学者的视角提出我们应该从词源学的角度来理解archive这个欧洲词汇在汉语中的几种译法以及它们互相之间的张力。其次,讲者将以她在日本福冈亚洲美术馆驻留期间的研究和展览为例,探讨艺术品是如何通过权力系统(比如策展人和艺术机构)从日常生活领域进入到艺术话语和档案库中的,并展现在此过程中,艺术品本身的物质性丶记录艺术的媒体介质丶记忆流动和图像表现之间的关系,以解释艺术中“新”诞生的可能性。最后,讲者还会讨论仙台媒体中心的“311纪念中心”视觉档案库和大阪的艺术社区团体remo成员松本笃的“穴-档案”中的公共性与记忆问题。档案库并非永恒不变,在与许多稍纵即逝的记忆丶物质和图像不断交换的过程中,档案库的边界呈现出流动的常态。
活动时间:
2018年6月16日
活动地址:
上海瑞平路230号B2-003 補時·点播影院
活动流程:
14:00-15:30:讲座
嘉宾:潘律、胡介鸣、董冰峰
15:30-16:00:《论新》新书发布会
嘉宾:潘律、芬雷、董冰峰
预约方式:拨打021-33568665
或在后台回复“姓名+电话+预约讲座”

|嘉|宾|介|绍|

主讲人
潘律| PAN LV
潘律博士现任香港理工大学中国文化学系助理教授。她曾在柏林科技大学(2008及2009)和哈佛燕京学社(2011-2012),和国立台北艺术大学(2018)担任访问学者,并在日本福冈亚洲美术馆担任驻场研究员(2016)。她是两本英语专著 In-Visible Palimpsest: Memory, Space and Modernity in Berlin and Shanghai (Bern: Peter Lang, 2016) 和Aestheticizing Public Space: Street Visual Politics in East Asian Cities (Bristol and Chicago: Intellect/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15) 的作者。谢齐人家 她参与创作的作品曾在第十届上海双年展『城市客厅』单元、韩国DMZ纪录片电影节和深港城市/建筑双年展(2017-18)等展出。电影与录像作品包括《港城三记》(2016)和《瘴气、植物、外销画》(2017)。2016年底,她受邀於德国柏林的都市艺术中心 (Center for Art and Urbanistics) 担任驻场艺术家。

嘉 宾
胡介鸣| HU JIEMING
胡介鸣是当今中国数字媒体和录像装置的先驱艺术家之一。他有着对其他学科的偏好, 往往将那些不相干的领域杂糅其中。胡介鸣的尝试来自对内部生理的关注之表达,转换了生 理图表、手势、建筑空间、身份和五线谱到视觉经验杂糅的综合体验中。他的艺术创作驻足于时间、时空、历史、记忆的交替更迭,利用众多的媒介,不论摄影、录像或数字互动技术,持续提出他的观点和质疑的主题。让观者置身于过去的、不确切的某一个时空中,个人记忆中的图像被唤起,形成个体的文本。

嘉 宾
芬雷| FEN LEI
芬雷,泼先生发起人之一,记述电影联合发起人,图书出版品牌“拜德雅”合伙人。2014年策划记述电影周(杭州),2015年策划“居伊·德波电影周”(杭州),2016年联合策展第11届上海双年展城市项目“谷神变”,2018年联合策展“方志小说:驻村写作联展”(安徽碧山)。

嘉 宾
董冰峰| DONG BINGFENG
现为中国美院跨媒体艺术学院研究员。 曾先后担任广东美术馆与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策展人、伊比利亚当代艺术中心副馆长、栗宪庭电影基金艺术总监、北京OCAT研究中心学术总监。同时他也担任多个艺术机构、艺术理论丛书和影展的学术委员、主编与国际评委。曾获"CCAA中国当代艺术评论奖"(2013)、"《YISHU》典藏国际版中国当代艺术评论奖"(2015)和“何鸿毅家族基金中华研究驻留奖”(2017)。董冰峰的研究领域包括影像艺术、独立电影、中国当代艺术史、展览史与当代批评理论。
|正|在|展|出|

光域艺术计划携手UP GALLERY和補時·多余美術館共同推出的数字媒体和装置艺术家胡介鸣个人项目《超图像》(Hyperimage),目前正在展出。展览将持续展出至2018年7月22日。本次展览展出了艺术家近年来创作的重要艺术品《残影》、《太极》、《美多撒之声》等。

泼先生成立于2007年,是虚拟的非正式团体,致力于歧异情境之中的写作实践、学术思考和艺术行动。

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 白纬玲
原文地址《谢齐人家面对文化的超级市场,格罗伊斯却说所有档案正在分崩离析-泼先生PULSASIR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