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炎水月一扉 淞雲词话十六:竹影闲窗-莲悦静音

2018-07-08 / 全部文章 / 43 次围观
水月一扉 淞雲词话十六:竹影闲窗-莲悦静音
《云囊倾付寄韶华》 词:淞雲 | 词话:矣微尘


读淞雲词《鹧鸪天·夜宿观音寺》
词作者:淞雲 词话:矣微尘
漫忆当年百事非,
游鱼流水落花飞;
眼前物理思无据,
岭上松风意忘归。
因昼暖,踏芳菲,
为闻莺语已星稀;
夜深更借禅房宿,
竹影闲窗月一扉。
----------淞雲《鹧鸪天·夜宿观音寺》

每次去普陀山观音寺,觉得都应该去一下“梅福井”。这“梅福井”位于幽幻独特,禅音渺渺,被誉为人间第一清净地的观音寺内,方广一米余,水碧味甘,清澈见底。清徐载阳在《梅岑仙井》中云:“汉室衣冠视若泥,飘然浮海凿山池。丹成跨鹤归何处,留得清泉待月辉。”他说:我将汉室衣冠弃了,飘然随鹤凿取山池,只留下清泉与月相辉。
而我呢,此生我不与谁相印,身携清风朗月,能纵揽山水;心有阳春白雪,就有风光霁月。不慕浮世繁华,无关俗世情爱,心清水现月,意净天无云。市井有多喧闹都与我无关,素位而行,不悲不喜,不搅不扰。

淞雲也当如此,“漫忆当年百事非,游鱼流水落花飞”。有的人一生都在寻找,却不知寻的是何物,又为何事在奔忙。忆起当年事,皆是万事随风,最后无言寂静。苏轼说过,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唯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还有什么是属于你的呢?还有什么可以永久?最深刻的道理就是静水流深,看上出平静的现在,正是大智所得。不求深刻,只寻简单。无言中万事随风,无言中欢喜自在。
淞雲再次去寺中时,游鱼已随流水,落红逐水而去,春光已逝留队申请书,寒意清清,似乎草木鸟兽噤声,山石流水都眠了。我也循着淞雲芒鞋踏过的野径,去探寻他心中的灵境。此山似乎只有我,只有我行走的声音~这林间并不寂寞,心中寂静,万籁皆空,这静是在嘈杂尘世,再也听不到的清音。

空山行吟,你不必探古寻幽,不必取经访道。只音微尘中你听得到自己的心音如清风徐徐,吟诵着六字真言。淞雲道“眼前物理思无据,岭上松风意忘归”。风不留意、水不弹情,万理随空不去论,赤炎云山、雾水、竹木、松风,处处皆禅。
有禅师云“青青翠竹无非般若,郁郁黄花皆是妙谛”。翠竹也好,黄花也罢神魔超进化,般若无知,由此显现。跳出万物示现,白纬玲就已超越了娑婆世界的种种法相,达到了无我乃至无意识界的境界。其中玄机不可说。此时,空山绝响,万物寂廖,就是最好的所得。你不必寻一柱香火,讨一杯清茶,岭上松风意忘归,你就是你,心的所在。

“因昼暖,踏芳菲,为闻莺语已星稀”。淞雲在林中一日,不见芳菲不闻鸟语,也没有看到梅湾春晓、磐陀夕照、静室茶烟、莲池夜月等景,过山桥经云水,已是月圆星稀。我并不求寻访一处风景,也不为邂逅某位高人,缘份天定,来去都是自然。人生平常,山高水远任凭万物流转豹王爱奴,观想一切事物的本质犹如梦幻泡影时,它不会让你绝望,相反会唤醒你本自具足的慈悲心。
走到林的尽头才真旺姆,见一处幽境,“漫幽天光垂涧碧,松影入窗凉竹禅”,这正是形容普陀山的句子。古石桥横卧水波,山旁古樟参天,一座古刹正耸立着,疏朗雄伟中透出股灵秀,真如人间仙境,美轮美奂。
“梅福井”就在近旁。池水为山泉所积,清莹如玉。古树、梵宇、拱桥、宝塔倒影其中,月夜在此,风静天高,朗月映池。

夜深更借禅房宿,竹影闲窗月一扉。读到淞雲词的这一句,我已被古汉语精练的文字构成的独特意境所迷醉,除了这空灵禅静的夜色,还有寺中以“竹禅”为原形的罗汉尊。竹禅“卅年画兰,半世画竹,发生白;自知不足,一曲琴声,无知音。”吟风、烘晴、醉雨、承露,他用浓淡不同的墨色再现了竹子在风、晴、雨、露中的各种神态,却不改高洁而疏朗的作派。此时,禅房外的竹影可是他留下的那一丛?轩窗摇曳着月的清灵,可是明朝那一轮?
一疏一影,一动一静,一人一灯,无我无他。
有水有月,有风有云的夜晚,我借宿在此寺,卧榻而眠刘笑歌,月已静,心已定。端坐禅床,窗外月色如织,如水倾泻,树影斑驳处只见静谧的月色,书写着神秘的“禅”字。此禅,非禅,在这如静的夜晚,预示着我的前程一梦。

月明星稀,竹影闲窗 水月一扉。此夜我独醒,看崖上的花,剪影成雪。一身梅落,成缕成空。池边月下,水半分,月半分,还是一弦古琴在风中轻轻拨响余音~~~
今日,此后,能再遇此无花静境,我都将以书为记。只为曾来过,曾思过,曾梦过。
淞雲词简介

淞雲词淞雲词多以山水田园为主要创作题材,词宗两宋,词风雅致高洁,擅长寓情于景田蕾希。于经子史集多有涉猎,犹擅长经学、历史学。其人如水木般平和低调,如深秋的朗月照人。他以超逸之才华,使其诗词的创作呈现独特的个性特征和鲜明的艺术风格。有一句“美好如诗”大致就可以形容他与他的词。
词作者 淞雲诗人,词人,经学家,书法家,文字学家。山有树王,得水滋养,其叶菁菁;山人有意,心向虚空,为云为雨。淞雲是当代具有多方面艺术才能的诗人、词人 。创作的诗、词 能融前人艺术之所长,形成自己独特的文风。个人微信号:songyunguoxue。
词话作者 矣微尘佛眼不住微尘,觉照洞彻,处处皆是大千世界;佛眼不避微尘,若有所碍,时时怎得自在如意。
主播简介

麦克巅峰阅音文化艺术总监、国家一级播音员、高级配音师、朗诵资格教师。微信公众平台:阅音文化。
矣微尘佛眼不住微尘,觉照洞彻劳勃狄尼洛,处处皆是大千世界;佛眼不避微尘,若有所碍,时时怎得自在如意。个人微信号:tdywch-nj,微信公众平台:莲悦静音。
《二十四诗品》赏析
清奇
娟娟群松,下有漪流。晴雪满汀(注:他本作“满竹”。《诗家一指》本亦作“满竹”。),隔溪渔舟。可人如玉,步屟寻幽,载瞻(注:他本作“载行”。)载止,空碧悠悠。神出古异,澹不可收。如月之曙,如气之秋。“清奇”一品颇有点接近“高古”,但“高古”纯为神态,而“清奇”则形神兼备。首四句写“清奇”之境:秀美的松林下有一条清澄的小溪,水边的小洲上满盖着白雪,溪对面停着一艘小渔船。中四句写“清奇”之人,“可人”,郭解为“可意之人,言其最惬人意之人”,实即前所说幽人、佳士。“如玉”,《世说新语·容止》云:“裴令公(楷)有俊容仪,脱冠冕,粗服乱头皆好,时人以为‘玉人’。见者曰:‘见裴叔则,如玉山上行,光映照人。’”指品质高洁、风度闲雅的高士。“步屟寻幽”,是说穿着木屐吴华静,不修边幅,悠闲散步,探寻幽趣,行行止止,停停看看天刀笑剑钝,神态自若,心情淡泊,而天空碧蓝,无丝毫尘埃,真清奇之极也。后四句写清奇之人的精神境界,所谓“神出古异,澹不可收”,言其精神境界之高古奇异,显示出其心灵世界之极其淡泊,使人永远领略不尽。此“收”,当指收受领会之意。故如破晓时之月光,明朗惨淡;又如深秋时之空气,清新高爽。孟浩然的诗特别有这种清奇特色,王士源《孟浩然集序》云:“闲游秘省,秋月新霁,诸英联诗,次当浩然。句云:‘微云淡河汉,疏雨滴梧桐。’举座嗟其清绝,咸以阁笔,不复为继。”又其《夏日南亭怀辛大》诗云:“山光忽西落,池月渐东上。散发乘夕凉,开轩卧闲敞。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欲取鸣琴弹弃妃女法医,恨无知音赏。感此怀故人,中宵劳梦想。”柳宗元《江雪》亦有此特色:“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人烟灭绝,江寒雪白,实清奇高土之心灵世界也。
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 白纬玲
原文地址《赤炎水月一扉 淞雲词话十六:竹影闲窗-莲悦静音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