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嘉曾经的陆家嘴-老张白话

2017-12-27 / 全部文章 / 65 次围观
曾经的陆家嘴-老张白话

20世纪初,从外滩拍摄的陆家嘴
陆家嘴,也被写成“陆家咀”。它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西部,泛指陆家嘴环路两侧一带,隔黄浦江与外滩相对。
黄浦江的河身宽窄、深浅不一、水情紊乱,暗沙浅滩丛生,尤以河弯凸肚处为险,船舶航行危机四伏。这些河弯凸处,被称作“沙嘴”。黄浦江的沙嘴有多少?从吴淞口往上游数,有北港嘴、老白港嘴、陈家嘴、周家嘴、陆家嘴、南市嘴、龙华嘴、鳗鲤嘴等。陆家嘴距吴淞口25.5公里,是黄浦江唯一的“锐弯”(沙嘴小于直角)。

黄浦江作为上海的标志之一,历史并不久远。明代以前,吴凇江是上海境内最大一条河流。而上海浦和黄浦则是吴淞江的支流。


明代以后,由于自然以及人为的因素,吴凇江下游淤塞严重橙杖任务流程。明永乐二年(1404年)户部尚书夏元吉负责治理吴凇江时,采纳上海人叶宗行的治水建议,放弃了旧江(虬江),开挖新河道经范家浜至南跄口入海,使得吴凇江南移。由于太湖来水的改变,黄浦的来水量后超过吴淞江。经过几十年冲刷,黄浦和范家浜的江面逐渐变宽宽,最终成为为一条宽阔大江:黄浦江天府事变。而吴凇江反而萎缩成为黄浦江的支流, 故有“黄浦夺淞”之说。吴淞江新挖的河道现在被称为苏州河。
黄浦和范家浜的连接处形成了一个嘴角,即现在的“陆家嘴”。

黄浦江畔的这一嘴角,之所以冠以"陆家"一词,其源于明代大学士陆深。陆家自陆深的曾祖开始定居浦东。嘉靖十九年(1540)陆深六十四岁时,辞官回故里。在其旧居继续修建“后乐园”。嘉靖二十三年(1544)陆深68岁,病故在家。明世宗嘉靖帝以“先代名臣”来尊重他,赠“礼部右侍郎”衔,并赐谥"文裕",敕葬于黄浦江东岸后乐园,并建陆氏宗祠。

从现在的地图上看,陆深的后乐园、陆深墓、陆氏宗祠远离黄浦江,其实并不在如今被人们称呼的“陆家嘴”上。这是因为陆家嘴的地形在后来的200年间发生了变化——嘴角向黄浦江心延伸了。
在自然状态下,水流趋凹势而行,不断冲刷着凹岸,使凹岸不断后退。而凸处水势相对较缓,便渐成浅滩。黄浦江作为太湖流域地表水的总归宿,上游有大量的淡水涌下,同时每天两次涨潮挟带着大量长江泥沙。黄浦江每次进潮时间约为5小时,流速较快,落潮约需7小时,流速较缓,随潮水进退的泥沙便有部分沉淀,尤以凸弯处为甚,日积月累,沙嘴向前不断延伸。
清乾隆年间(1763年)有一条护塘被修建,以抵抗河水对河岸的冲击。这条护塘的修筑,反而加剧了沙嘴的前移。
上海对外开埠以后,19世纪40年代时,外国商船中主要是帆船,吃水比较浅。至60年代以后,随着航运的发展,西方船只的吨位不断增大,吃水加深蓬户生晖。19世纪末始,轮船逐步代替帆船,黄浦江航道水深不足的矛盾更加突出。特别是吴淞内外沙因水深过浅,阻碍大轮船进出港口,只能在吴淞转驳小船进港。

图中的趸(dǔn)船利用旧船改造而成,如同流动仓库,将吴淞口外货轮上的货物先卸到趸船上。趸船进入黄浦江后,还不能靠岸,需要用身形小巧的驳船将货物搬运到码头。

1859年外国人绘制的黄浦江地图上,我们可见黄浦江宽狭、深浅不一,航行比较困难。因此外国人很早就有改造、整治黄浦江的打算。陆家嘴是个突出在黄浦江中三面临水的“半岛”。

1867年的英租界地图上,就有将陆家嘴的尖头嘴变成圆头嘴的设想。
清光绪二年(1876年)荷兰工程师艾沙(G.A.Escher)、奈格(J.D.Ryke)两人应上海外国领事团之请来上海治理黄浦江,著有《吴淞内沙报告》,认为黄浦江河道主要靠潮水维持,需加大进潮量,制订了漏斗形导治线(Normal Line),上游窄邓育坤,逐渐均匀地向河口放宽,以满足航运需要的稳定河道。
光绪九年(1883年),清廷首次购买1艘挖泥船安定号,在黄浦江下游出口处试挖吴淞内沙,未见成效。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起开始整治。首先在河口段31公里内制定导治线(又称浚浦线)。导治线龙华上游鳗鲤嘴宽365米,吴淞口宽820米,航道呈漏斗形妃常难搞,使上游束流水变急、变快,冲刷泥沙。至宣统三年(1911年),先后完成吴淞左导堤、右顺坝、北港嘴至陈家嘴左右两岸大部堤坝工程,北支上口堵坝,南支新航道挖泥工程。吴淞左导堤和堵塞老航道、开挖新航道工程对治理内外沙起重要作用。但工程仅完成一半。
民国元年(1912年)重新签订《竣浦局暂行章程》,由瑞典人海德生(Von Heidenstam)任总工程师,按1911年奈格制订的“黄浦江继续整治计划”执行,决定缩窄江面,加速水流,减少泥沙沉积。在黄浦江两岸修筑堤坝工程,其中高桥港口兴修3座挑流丁坝及其连坝(顺坝),在滩弯处疏浚挖泥。1912~1920年共挖泥600多万立方米。至1921年,高桥港河段航道水深达6.1米的断面宽270米,最深处可达7.3米,基本上满足了航运需要。

随着黄浦江通行能力的提升,上海航运业得到空前的发展。船舶从欧美航行来到上海,经过几万海里的风浪颠簸后,必须进厂进行检修之后,才能投入下一次航程。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陆家嘴地区先后有大小船舶修造厂若干家,其中影响比较大的有:祥生、瑞镕、招商。祥生和瑞镕后来合并成英联船厂。
清同治元年(1862年),英国商人尼可逊与和记洋行的包义德共同投资白银10万两在陆家嘴开设了祥生厂。祥生船厂初建正值太平军进攻上海,它为清庭制造军火,并建造过2艘浮江炮艇及其他船舶。至同治四年(1865年)已有地18亩,建筑有机工场、铁工场、木工场、锅炉房各1间,翻砂铸工场1间,堆栈2座。设备有:蒸汽铁锤、熔铁炉等。三年中修理了船只17艘,合计4000吨以上。祥生船厂当时是远东地区设备最好的船舶企业,实际上是上海船厂的起源地。

图为尼可逊携家人在祥生船厂的江面上划船。

同治四年(1865年)祥生船厂建造的200吨客货船下水。
同治十三年(1874年)祥生船厂收购了上海浦东炼铁机器厂后,规模扩大。光绪十七年(1891年)祥生船厂改组为股份有限公司。有工人1000多人龙行宇内。
同治四年(1865年)美国人在虹口外虹桥创办耶松船厂,后由于吸收了不少英国资本(如英商佛南(S. C. Farnham)投资白银10万两),耶松船厂逐步变成英国资本的专业船坞公司。最初经营船坞、堤岸、仓库的设计施工。同治十年(1871年),以最高的标价得到上海船坞公司“老船坞”的租赁权;次年,又获得浦东船坞公司的租赁权,张夏珍又陆续添置了起重机、锅炉和抽水机等设备,接着又兼并了一些设在上海的其他英国船厂。它比祥生船厂大,有工人2000余人。

光绪十年(1884年)刊印的《上海城厢租界全图》上,虹口的老船坞是耶松船厂租赁的主要工作场所,江对面是祥生船厂。
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祥生、耶松两厂合并,组成耶松船厂公司。两厂合并后实力大增,拥有6个大船坞,资本猛增至557万两白银。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公司整顿财务,重新注册,改名耶松有限公司。它拥有上海的7大船坞:祥生船厂船坞、老船坞、引翔港船坞、和丰船厂船坞、董家渡船坞、哥立尔船坞、东方船坞。

耶松船厂旧照
瑞镕船厂原系德商企业,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建于杨树浦,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开挖船坞,专造浅水船、拖船、驳船和游览船。光绪三十年(1904年)德商万隆铁工厂成立,从事造船及海船修理业务(在祥生船厂东侧)。民国元年(1912年)瑞镕兼并了万隆铁工厂,统称瑞镕船厂(The New Engineering and Shipbuilding Works Ltd)。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国战败,瑞镕厂主转入英国籍,船厂也成了英商企业。
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耶松船厂、瑞镕船厂正式签约合并,成立英联船厂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英联船厂)。合并后共占地30万平方米,拥有4座大型船坞。它是英国人在中国最大的船舶企业。
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八一三,日本发动侵略上海的战争,淞沪抗战正式爆发。耶松船厂、祥生船厂的工友们发通告,拒绝修理日本船舶。

战争中,日军出动轰炸机直接摧毁了陆家嘴的祥生船厂,从此祥生船厂正式退出历史舞台。此后很长一段时间,祥生船厂地块是一片荒地曾斯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这里被改建为陆家嘴公园。

遭受日军轰炸的祥生船厂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接管英联船厂,改称三菱株式会社江南造船所。日伪时期共修理舰船382艘,几乎全是日本的军舰。抗日战争胜利后,国府海军部接管英联船厂,民国34年9月16日归还英商,并恢复原来的厂名。解放上海战役中,英联船厂的员工组织起来,保护工厂,结果俘虏了一个整团的国军,轰动当时上海滩。

英联船厂员工在厂门口合影欢庆胜利
民国三年(1914年)招商局在浦东陆家嘴租地7亩,创办了招商局内河机厂,当时约有职工100人。民国十七年(1928年),改名招商局机器造船厂。抗日战争爆发后,迁至内地重庆,抗日战争胜利后迁回上海,分为三处,民国三十六年10月合并至浦东泰同栈一处,命名为国营招商局机器造船厂。


1948年航空摄影图上的招商局机器造船厂
1949年5月29日上海军管会接管招商局机器造船厂,改名为招商局轮船股份有限公司船舶修造厂。当时全厂有职工699人,工厂总面积7.6万平方米,岸线413米,金属切削机床129台,锻压设备21台,焊接设备36台,厂房建筑面积3300余平方米。1951年11月,工厂改名为交通部海运管理总局上海船舶修造厂。1954年1月1日,英联船厂主厂并入上海船舶修造厂(为浦西厂区山谷两日,注:英联船厂中的原瑞镕船厂组建为沪东船厂)。

上海船舶修造厂内燃机车间正在建造
随着黄浦江航运量的增大,浦江两岸出现了大批为航运服务的码头。这些码头提供装卸和仓储服务。陆家嘴地区最有代表性的是隆茂栈。1879年,英商隆茂洋行在浦东烂泥渡路以西的江边开设了隆茂栈。隆茂栈占地约86710平方米,专营航运服务,为当时上海最大的打包栈,专为出口的棉花、羽毛、羊毛、牛羊皮等打包。如1894年销往英、法等国的中国猪鬃,65%以上都是在隆茂栈进行完成的分理和打包。
太古集团(英资公司),1816年创建于英国利物浦。1861年,太古集团开始对华贸易。从中国进口茶叶和丝绸,并出口纺织品至中国。1867年太古洋行成立。太古洋行拥有庞大的船队,在上海设有4个码头。其中太古外滩码头紧邻太古洋行大楼。位于法租界外滩22号的太古洋行大楼(丰华大楼),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建造,和周围的仓库和码头(宣统三年1911年拍摄)。

太古洋行大楼
除外滩上的码头外,太古洋行的其余3个码头都在浦东:太古浦东码头(游龙港南侧)、太古华通码头(东昌路北),蓝烟囱码头(民生路)。1893年浦西圣三一教堂上拍摄的照片,浦东岸边的太古浦东码头、太古华通码头。新海关大楼正在建造,浦东岸边的隆茂栈已初具规模。

太古码头
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纺织工业也在陆家嘴有所发展。
清光绪二十二年十二月(1897年1月)美商鸿源纱厂在陆家嘴开工,资本100万银两,纺锭4万枚。

清末的纱厂
民国7年(1918年)美商鸿源纱厂被日商日华纺织株式会社购去,成为日华第一厂(注:在陆家嘴西岸还有另一家日华纱厂)。
日华纱厂的童工
民国三十三年(1944年)由于战争资源困难,日军实行“毁机献铁”政策,拆毁日商纱厂纱锭50万枚,线锭11万枚,织机近2000台。其中陆家嘴日商的日华纱厂一厂由于设备已旧被拆毁,成为废墟邹林颖。

近乎废弃的一厂车间
民国二十年(1931年),英商纶昌纺织漂染印花有限公司为解决印染厂坯布来源,投资695万银两,在浦东陆家嘴购置土地80余亩,筹建纶昌纺织厂。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正式开工,有纺锭4万枚,线锭3640枚,织机1000台,并配有发电设备,职工1800人。主要生产印花麻纱坯布、染色细布坯布、印花斜纹坯布和10支、21支棉纱、线。纱线用双灯牌等商标,布匹用七玫瑰牌等商标。坯布除供应公司所属纶昌印染厂(后为上海第三印染厂)外,还远销香港及东南亚市场。
纶昌印染厂的车间
民国26年(1937年)八一三事变,纶昌纺织厂被迫停工数月。恢复开工后,使用进口原棉,产品见俏多佛恶魔,盈利甚厚。其间,进一步扩充设备,至民国28年(1939年),纺锭增至4.4万枚,织机1130台。民国30年(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强迫关闭纶昌纺织厂,全体职工遭解散,部分机器被破坏或劫走,客户栈存和公司库存之布也囊括一空。抗日战争末期,日军为躲避美机轰炸,将日商公大纱厂的机器迁至纶昌纺织厂。未及开工,日本投降。公大的设备即抵作纶昌战时的损失。民国34年底(1945年),厂内拥有纺锭3.02万枚,织机964台,发电设备4000千瓦。
在下面这张1940年的地图上,我们可以看到日华纱厂和纶昌纺织厂。

日华纱厂和纶昌纺织厂
1956年3月22日,纶昌纺织厂经过办理转让手续,改为国营上海新华棉纺织厂。1958年1月,公私合营大安纱厂并入。同年10月,改名上海第十棉纺织厂。
华章造纸厂(The Shanghai pulp&paper Co.limited)是继上海机器造纸局后开办的上海第二家造纸厂窍哥,光绪十五年(于1899年)创办。由英商耶松洋行为主、集合俄商道胜银行、法商立兴洋行、美商茂生洋行与中方合股参与在浦东陆家嘴创设华章造纸公司,集股银45万两,是我国造纸工业中最早的一家中外合资企业。民国4年(1915年)日商三菱株式会社买下该厂。民国8年(1919年)“五四”运动兴起,抵制日货浪潮高涨,华章厂的产品无人购买。民国9年(1920年)日商将厂产出卖给伦章厂,伦章和华章两厂合并。设在杨树浦路的伦章厂改名为宝源纸厂西厂,设在浦东陆家嘴的华章厂改名为宝源纸厂东厂。
清光绪十八年(1892年)美商上海茂生洋行在上海浦东陆家嘴开设茂生烟厂。该厂有卷烟机2台,职工80余人,生产茂生、铜鼓牌卷烟。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美商在上海浦东陆家嘴开设美国纸烟公司并开设烟厂。
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英美烟公司收购茂生洋行和茂生烟厂,并接受美国纸烟公司并入,称为英美烟厂(即后来的英美烟一厂)。品海牌专利也由英美烟公司继承 。民国3年(1914年)英美烟公司在浦东陆家嘴筹建英美烟二厂,民国7年(1918年)投产。该厂占地近100亩,除卷烟生产外还设有发电车间、印刷部和锡纸厂(印刷部、锡纸厂抗日战争胜利后未开过工)以及专用的江边码头,此外,距离烟厂不远处有占地近100亩的烟叶仓库和专用码头,烟叶仓库与烟厂之间铺有专用小铁轨道路运输烟叶。

英美烟公司浦东一厂、二厂
英美烟二厂第一个产品是“大前门”牌,它于1916年诞生。这是英美烟公司选择以中华本土文化为基础的图案形式,是典型的“中为洋用”的卷烟品牌。

大前门卷烟的广告

1937年的上海地图(一)

1937年的上海地图(二)
以上是1937年绘制的两张上海地图,大家可以找到前文提及的这些工厂所在的位置。这些工厂很多一直维持经营直到上世纪90年代陆家嘴地区的再次开发。

1990年的陆家嘴(一)

1990年的陆家嘴(二)
上面是90年代初拍摄的两张照片。我们可以看到,陆家嘴地区的工业布局和半个世纪前差别不大。二十世纪90年代后,随着陆家嘴新一轮开发的启动,赢嘉小陆家嘴地区原有的企业纷纷搬离。在随后的30年里,这里逐渐被建成了我们现在看到的金融城。
参考文献:
《“浦东”的由来》
《从浦江“八长渡”说起》
《陆家嘴往事》
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 白纬玲
原文地址《赢嘉曾经的陆家嘴-老张白话
文章归档